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20)

第十九章 身边


-
“在这个世界上,没人知道该做什么,每个人都像其他人一样无所事事废话连篇,而你得自己发现这一点。即使在你发现之后,你也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是对是错。你不会知道自己是不是把魔戒丢进了正确的火山,又或许如果你搞砸了,结果反而更好。书中之书永远没有答案。”– Lev Grossman

-


JR大约行驶了一个半小时,松田全程都兴奋不已,滔滔不绝地分享着他在海滩酒吧里的轶事。


月没有阻止松田,他发现这样可以让自己放松一些,就像有助于思考的白噪音。他只是随意地点头,必要的时候附和两句。不过松田似乎并不介意,他自顾...

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19)

第十八章 真相



-
“人们认为撒谎者能够骗得过别人就算是占了上风。我现在懂了,撒谎等于是自我放弃,因为撒谎者放弃了自己真实的一面,把它交给了别人,从此便身不由己,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下去。人一旦撒了谎,就会为此付出得不偿失的代价。对全世界撒谎的人,从此便成了全世界的奴隶。”–Ayn Rand
-


“抱歉,儿子,我没办法瞒着她们。她们都很担心你,而且那周过去之后……龙崎回到行动组,你却没出现,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”


这是他人生中鲜有的,希望遭到否定的时刻。月闭上眼,把头靠在沙发背上,有些后悔没...

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18)

第十七章 行动


-

一切开始得突然又隐蔽。它们侧身向你爬去,躲藏在阴影下,莫测地潜伏着。然后,它们卷土重来。 -MargaretAtwood

-

部分月视角heat描写,请走外链


它结束了。


他闭着眼躺了一段时间,害怕这只是个幻觉,但是热潮没有余烬复起。L还在房间里,他能闻到,不过他不再疯狂渴求他的气味了。几小时前,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埋进L的颈间,嗅着他的信息素,沉醉其中无法自拔。


月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,手臂还是有些乏力,但相较之前,已经好多了。发情期堪比超负荷运动,他全身的肌肉都隐隐作痛。...

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17)

第十六章 承诺


-

但是如果一个人并不抱怨,转而用暴君般的方式掌控自己,便会升起反抗,他外表的平静是内心的挣扎斗争换来的。 - CharlotteBrontë

-


借着窗帘缝隙中透过的月光,他黑暗的房间里勉强辨认出了月躺在床上的轮廓。身上白色的床单勾勒出他的线条,他面朝外躺着,脸埋进织物中。L能看到他散开在枕上的发丝,和脸颊的曲线。L能肯定他已经醒了,因为月翻了个身,背着对他。


关上门的时候,他用嘴深吸了一口气,很不错,自己还能思考。


他能看出,面前的Omega应该是处于热潮的低谷期,因为...

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16)

预警:提及A! Matt, O! Mello, O! Near。


第十五章 讨论


-

“所有人的本能都是共通的。只是有些人的情绪比较容易控制,实现渴望的冲动不那么强烈,或许可以克服横在途中的障碍。有些人可以借由其他事情来中和压抑与冲动。然而,每个人的原始情绪依然存在。”–Clarence Darrow
-


“一个朋友。你居然有朋友?”


L放下往嘴里送的茶杯,虽然现在没开视频,他还是瞪着电脑屏幕,“这根本不是重点。”


“我知道,但是太他妈有意思了。”


L抿了口茶,如果每次Matt一打岔他就翻个白...

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15)

第十四章 理解


-

我们都戴着面具生活,时间久了,面具就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。– André Berthiaume
-

他的心跳总会平息的,月肯定。不过直到他终于坐回车上,已经过去了两小时。他们启程返回总部。


通常情况下,他想保持自我并不这么困难。


但现在,在伤痛和疲惫的包裹下,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注意力在哪里。


海砂想要跟他搭话,靠着他窃窃私语,可是这次他拒绝给予回应。他冷冷地推开她,海砂红着脸坐远了。她紧张地瞥了他几眼,似乎有话要说,最后又咽了回去。当海砂不再表情担忧地看着月,就开始怒视局长的方向,显然还没有原谅他的所作所...

【L月】【翻译】Sugar cubes & dead bodies 方糖与尸体

Sugar cubes & dead bodies by Hikary

预警:小甜饼,夜神月不是Kira的平行宇宙

原文链接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0690815

授权:


简介:

“我想我们只是灵魂伴侣之类的关系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月一直告诫自己,意志力是人类成功的关键。意志力和理性是人类的高尚品质,也是人类凌驾于野兽的区别。


因此,很明显,现在的局面都是他复杂大脑精心设计的一环。不过,为了追求效率,显然只有部分潜意识参与...

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14)

第十三章 责备


-

“自责也是一种享受。我们责备自己的时候,就认为别人不再有权力来责备我们。给予我们宽恕的,是忏悔,而不是牧师。” –Oscar Wilde
-

“你搞砸了。”


“……Matt。”


“怎么,我说错了吗?我日语不太好。你真的搞砸了。”


松田捂住嘴,以防自己爆笑出声。L原本不想让Matt用扬声器,但架不住他再三要求。说实话,他们的谈话并不机密,但Matt的幽默感——尤其当涉及到L的失败时——真的很恼人。


“我很清楚你的日语有多糟糕,Matt。即使松田桑也能听出你是在伦敦哪条街上长大的。”...

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13)

第十二章 陷阱


-

“道德是什么?是在场多数人所喜之物,而他们所不喜的就是不道德。”-Alfred North Whitehead

-


他的下巴还在隐隐作痛。


当然,L担心的不是这个。虽然月那拳毫不留情,在他脸上留下了一块淤青,让他每次动嘴的时候都感到一阵刺痛。考虑到前一天的大混乱,他还得比平时说更多话。脸上的伤给他增添了许多不愉快,他确信月应该对此喜闻乐见。


另一点令他难以忘怀的是,自己被那个Omega揍了。当时他的注意力完全在月出手之后怒瞪他的样子,那真是太让人分心了。他从未见过他流露出如此纯粹的情感,即使是出于愤怒

【L月】【续翻】Primitive Liars (Chapter 12)

第十一章 联络


-

“防御的问题在于,在抵抗外界的同时,你要保证不令其内部破坏。”–Dwight D.Eisenhower
-


音乐节上的人潮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生物群,每个人都是那个正在呼吸的生物体的单个细胞。一个巨大的、汗津津的、混乱的、喝醉的生物体。


尽管月不喜欢人群,他还是得融入进去,装得轻松自在。他发现如果自己扬起下巴,沿着特定的直线走,人们就会自发地给他让路。L看起来也不舒服,双手插兜,毫无理由地面露愠色。


好吧,月想,也不是毫无理由。L可能不太喜欢穿得像个普通人类。他们决定穿着海砂送票的时候一同拿来的T恤入场,尽管...

1 / 2

© SummerTupelo | Powered by LOFTER